网站首页 加入收藏 咨询热线:177-9777-3859

刑事辩护 婚姻家庭 交通事故 知识产权 房产纠纷 合同纠纷 公司法务 劳动纠纷 拆迁安置 债权债务 医疗纠纷 损害赔偿 公司并购 法律顾问 找公证处 金融证券 工程建筑 遗产继承 海事海商 国际贸易 保险理赔 外商投资 国际贸易 经济仲裁 调解谈判
当前位置: 天平法律网 >> 法律资讯 >> 执法资讯 >> 山东男子镇政府引爆炸弹:村民称其口碑不错

山东男子镇政府引爆炸弹:村民称其口碑不错

2012-09-04 16:36:04 来源:东方网

  据报道,昨日上午8时左右,山东威海荣成市滕家镇村民曲华强在镇政府院内引爆爆炸物身亡,同时致6人受伤。荣成市相关部门向记者表示,爆炸物系曲华强用购买的烟花爆竹自制,目前,公安机关已展开调查。

  政府位置示意图

  根据荣成市政府昨日向记者提供的通报,曲华强1994年曾因工伤残被鉴定为一级,并在1997年获得一次性伤残抚恤金、伤残补助金、护理费共计126270元,但2004年以来他提出“提高补偿标准”等要求遭拒,“由于长期卧床不起,精神抑郁,家庭出现变故,其妻与其离婚,曲华强对生活失去信心,曾扬言报复社会,滕家镇政府多次安排专人登门疏导安抚”。

  目击者:两声爆炸,

  比鞭炮声音大些

  荣成市通报称,当时“曲华强由其村一弱智村民用轮椅推到镇政府院内,镇政府及时安排一名副书记和有关人员予以劝导,其突然将自制的爆炸物引爆,曲华强当场死亡,有6名镇政府工作人员受伤,其中2人面部严重受伤,4人轻度受伤”。

  滕家镇驻地附近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目击者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爆炸地点距离镇政府大门口约20米,爆炸现场还停放着一辆警车。由于他爆炸时不在现场,并不清楚曲华强究竟与出面安抚的派出所所长交谈什么内容。

  该目击者称,“镇政府院内传出来两声爆炸声,比鞭炮声音大些,爆炸后现场升起了白烟,但没有火光。在事发半小时后,伤者被抬上了荣成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车,最后被拉走的是死者曲华强。”

  据了解,爆炸发生后,镇政府大门被封锁,穿着白衬衣的工作人员把守着大门。

  曲华强口碑不错

  曾帮村民免费修小家电荣成市政府通报称,曲华强生于1963年10月3日,滕家镇曲家沟村人,原为滕家镇建筑公司木工。1994年11月3日上午在建筑工地施工时,被塔吊吊运的振动棒及电机坠落砸伤头部,致高位截瘫。“事故发生后,施工单位及时组织抢救,先后历时36个月在荣成、济南、北京多家医院治疗,由企业负担全部医疗费20多万元。”

  此后,1997年11月7日,根据《企业职工工伤保险条例(试行)》相关规定,滕家镇建筑公司与曲华强及其父亲曲秀英签订了伤残处理协议书:曲华强因工伤残被鉴定为一级,退出生产工作岗位,终止与企业的劳动关系,发给一次性伤残抚恤金、伤残补助金、护理费,共计126270元。荣成市的通报强调,“协议当事人均签名盖章,表示接受处理意见”。

  据了解,曲家沟村是一个有500多人的小村,距离镇政府驻地约5公里。曲家沟村的一位村民向记者介绍了曲华强1994年在工地被砸后高位截瘫之事,称其此后失去了生活自理的能力,此后曲华强与妻子离婚,一直与年迈的父母生活。

  这位村民告诉记者,曲华强在村里的口碑不错,此前他有一些小手艺,曾帮同村的村民维修手表、收音机等,不管能否修好,从不收钱。

  “伤残待遇问题

  已按规定办结”

  根据荣成市政府的通报,2004年以来,“曲华强多次致信各级机关,要求按照2004年新颁布的《企业职工工伤保险条例》提高补偿标准,并向镇政府提出无偿供给一套门市房或在其院内建一处面粉加工厂的要求”,但“经有关部门调查认定,曲华强的伤残待遇问题按照有关政策规定已经办结,其新的诉求无政策依据”。

  通报称,滕家镇政府从照顾曲华强生活困难考虑,从2008年起给予办理农村低保,2008年6月30日曲华强同意处理意见。“2011年3月,为更好地照顾其个人生活,滕家镇政府拟安排曲华强免费入住镇幸福院,但本人拒绝接受,为此镇政府给予其雇佣保姆每月200元补助。”

  曲家沟村的村民昨日也向记者表示,曲华强确实因为工伤致残,并长年来多次上访。但这10多年来,曲华强高位截瘫后很少出门。2010年、2011年,父母双双去世,曲华强的生活主要由一保姆照顾。昨天,曲华强和其哥哥家的大门紧锁。有村民称,曲华强的哥哥被当地警方带走协助调查。曲华强的居所与他哥哥的院子相邻,曲华强住在西院子,哥哥住在东边的院子。

  曲华强的家是三间砖房子,但由于他没有收入来源,院子显得有些破烂。他家的窗户没有安装玻璃,封堵窗户的是几块塑料薄膜。

  疑似4年前博客

  曾称准备了炸药

  与此同时,网友发现了一个疑似由曲华强本人在2008年写的新浪博客。其中博文对因工伤残一事的描述与官方通报的一致,但称自己是“被迫签下了不合法不合理的《伤残处理协议》,并且多次向劳动仲裁部门等反映情况,均未获得有效回应”。

  博文写道:“为了我今后的生活,为了我的合法权益,我走上了漫长的上访维权之路,十几年了,我没有得到一点公正、公平的解决问题……我现在是有理没地方说,没有地方维护我的合法权益,逼迫得我准备了炸药,只等最佳时机的到来‘爆’仇”。

  据曲家沟村民向记者介绍,曲华强家里有台电脑,会上网,还被人拿走过。

  此外,在优酷网还有一段视频,疑似曲华强与两位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对话。在长5分钟的视频里,工作人员希望曲华强到养老院养老,并通过司法渠道来维护自己的权利。这段对话中,曲华强拒绝通过司法渠道维护自己权利,并声称要“炸”。

   特别推荐律师:

邢珂铭律师手机:13910509561 北京-朝阳区诚信律法通:第六年 专长: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房产纠纷 股份转让 常年顾问 编辑寄语:邢珂铭,北京市律师协会会员、具有律师执业资格和证券从业资格,现为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免费发布法律咨询

标题:

内容: